讓夢想繼續照亮光明

2019-06-27 08:40:20 星期四  來源:邢臺日報

讓夢想繼續照亮光明

——記平鄉縣孟杰盲人學校教師穆華飛

本報記者劉增艦

1987年出生的穆華飛,是平鄉縣孟杰盲人學校校長穆孟杰的兒子。今年32歲的他已在盲人教育工作一線干了9年。

穆華飛說:“子承父業辦盲校,我曾感覺是被父親‘拉’下‘水’”。

2007年,穆華飛高考之后要報理工科,想成為一名工程師。沒想到爸爸要他讀特殊教育,好接他的班辦盲校。一下子就懵了的他,嘴上應著“考慮考慮”。

這次報什么專業的“考慮”使他想了很多:這么多年來,爸爸為辦這所盲人學校吃了很多苦,受了那么多罪,媽媽為了支持爸爸和照顧殘障學生操碎了心,沒過上一天安穩日子。他想通了,作為兒子,理應為他們分憂解愁。最后他答應了爸爸的要求。

這一年,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南京特殊教育職業技術學院。一所目前全國唯一獨立設置以培養特殊教育師資為主的普通高等學校。

“我是盲人的孩子,照顧盲人可能就是我的使命吧。”穆華飛這樣理解自己的子承父業。

2010年6月,穆華飛從南京特殊教育職業技術學院畢業回家,回到父親的學校當盲人老師,滿腔熱情地要運用自己所學的知識,好好教育盲童們,讓他們盡快學會知識,掌握本領。

令他想不到的是,健全人看來極其簡單的東西,要教會盲人竟是那么難,有些內容老師講得口干舌燥,可是孩子們還是一臉迷惘。課堂上明明已經教會了的東西,轉眼間,有的學生就記不起來了。

上課時老師描繪天空中的白云像一朵朵棉花,孩子們會問白云是什么,棉花是什么樣子?要讓盲童了解棉花的形狀,必須拿棉花讓孩子們一個個地摸一摸,捏一捏,孩子們才有可能記住。

“不到兩個月,我就失去了耐心,開始變得煩躁起來,有時也在心里發發牢騷,這些孩子怎么這么笨呢?怎么教也教不會啊。”穆華飛回憶說。

爸爸察覺到他的煩躁情緒。就讓他去看自己是怎么教學生的。

從此以后,穆華飛一有空就走進爸爸的課堂,觀察爸爸怎樣上課。

只見父親不厭其煩地讀講,學生一遍學不會,就講兩遍,兩遍不行就講三遍,語氣始終和藹可親。有的內容,都重復講了十幾遍,甚至連學生自己都煩了,父親卻說:“沒事,咱歇一會兒再學。”

觀察,使華飛發現,爸爸對盲人學生的愛是發自內心的,而自己只是停留在盡職盡責上。自己缺乏爸爸那樣的耐心、細心和愛心,沒有設身處地站在盲人的角度想問題。

穆華飛蒙上眼睛嘗試著做一個盲人。了解了他們的難處之后,心跟他們就貼得更近了,在和學生接觸時不自覺地站在盲人的角度去想問題、做事情、學知識。

遇到了問題,穆華飛就閉上雙眼,想象著沒有雙眼該怎么去做才能把事做好。

一次又一次的探索,穆華飛發現了教與學的經驗,就用這些辦法來教學生,學生們不僅樂意接受,而且學得也更快更好了。

穆華飛至今保留這一個習慣,每隔一段時間,他就拿布蒙上自己的眼睛,在學校正中間的盲道上走個來回。

“眼前一片黑暗,手臂伸出去只能抓到一片虛空,你就能明白他們心中的恐懼來自哪里。”穆華飛說。

每當看到一名學生掌握了一項生活技能或學會了一點兒文化知識,他就感到特別有成就感,心里特別高興。

他把教育工作當成了一個用愛心、耐心、細心堆砌來贏得孩子們感激、尊重和愛戴的偉大工程,從掏糞工、水電工、大管家,到老師……穆華飛什么活都會做,他在孩子們眼中是個全能老師。

作為一名老師,他沒有忘記對自己的承諾。他曾有過面對種種誘惑和艱苦環境對比下產生的擇業質疑,也有過迷茫和彷徨。但他想到了自己在特師畢業典禮上莊嚴的宣誓,仿佛就看到了特殊學生那一雙雙渴求知識的目光;以及特教老師的責任感、使命感,更激發他對特殊教育職業的熱愛。

邢臺日報、牛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

獨家授權邢臺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

相關新聞

廣告加載中...
足彩logo